打印页面

首页 > 人物职场榜样 真爱让梦想一点点变为现实

真爱让梦想一点点变为现实

4

潘江雪   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发起人、理事长,上海市政协委员,中国妇女十二大代表,全国三八红旗手,CCTV 2017年度慈善人物

潘江雪一直不改学霸本色,学习是她永不放弃的一件事。从长江商学院EMBA 到互联网创新大学“混沌创业营”,她一个不落,今年还准备申请湖畔大学,因为要时刻感知和联结商业前沿——“最优秀的人才、最惨烈的竞争和最惊艳的创新,大多数都在商业机构,我要学习他们,保持危机感。”

潘江雪追求的“真爱梦想”是:“在纷繁躁动的现实世界中,我们选择做理想主义,但在理想主义的公益世界中,我们是执着的现实主义者。”

真爱让梦想照进现实

“一想到梦想课,我立刻就会丢掉所有的困倦烦恼,就像一个人从四周封闭的小房子一下被带到无边无际的大草原,心里总是有一种美滋滋的感觉。”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第三小学学生夏加尔甲说。

拆掉了常规的“三尺讲台”,不再是传统的“填鸭教学”,定制的课桌、彩色的墙面、开放的空间设计,构建了平等自由的学习环境;有的学生学习驾驶谷歌地球飞行模拟器,飞越家乡的崇山峻岭来到东海之滨,绘制城市的天际线;有的学生在老师的指引下,走到户外,戴上听诊器去聆听一棵大树的“心跳”,体验大自然的神奇。

有“理财”课、“家乡特产”课、“梦想剧场”课……这个以学生为中心的梦想中心,被大家习惯地称为“梦想实验室”。分为“有爱”“求真”“追梦”三大系列,适合1至9年级孩子的40门跨学科的多元梦想课程,已纳入学校的课程表,每周一节,每节35分钟。

在总16课时的“去远方”课上,一名学生要与五位同学组成小组,设计出一套从家乡到目的地的旅行方案,包括:目的地选择、路线设计、行程特色、交通方式、耗费时间、详细预算、当地天气、风土人情及行李装啥、注意事项,等等。方案提交后,等待专家审核,中选者将获得基金,去远方。小强就这样成功地第一次买了火车票,第一次看到俄罗斯的山,第一次写明信片给奶奶……

这里的孩子是“自我实现者”。更可贵的是,梦想课程的教学理念:问题比答案更重要、方法比知识更重要、信任比帮助更重要。

在讲“遇挫不折——情绪智能2”这节课时,梦想教师、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实验小学老师马新娟让学生们把自己的烦恼、不开心的事写下来叠起来。“篮子里很快收集了77份小纸条,我请每组派代表来抽,抽到什么就表演什么。”没想到,15分钟的排练过后,大家的表演丰富多彩。

有一组抽到的纸条上写着,“妈妈每天都回来很晚,我总是见不到妈妈就睡了。”他们集体表演了妈妈又一次夜归后,母女俩畅谈一番,并达成了解决矛盾的协议。而观众中,纸条的主人孟雨姝早已满脸泪珠。原来自父母离异后,她的思想压力很大。这节课后,马新娟与她谈心交友,并给她妈妈打电话……

从帮助孩子思考“我是谁”“我要去哪里”“我要如何去”开始,十年来,全国落地了3320家梦想中心,培训了148480位梦想教师,通过梦想课程支持与激励体系,200万+节梦想课和10万+名企业志愿者一起,与基础教育国家课程互补,累计影响了360万个像夏加尔甲、小强和孟雨姝这样的学生。

而这一切,是由一家叫做真爱梦想的公益基金会做到的——从2007年创办到2018年底,募集善款达7亿元,是全国首家按照上市公司标准公开发布年报的公益基金会,连续四年蝉联《福布斯》“中国慈善基金会透明榜”榜首,也是全国首家通过国际第三方认证机构认证的公益组织、全国首家通过SGS全球NGO基准审核的非政府组织。

真爱梦想,源自潘江雪的一场重大人生转型。

梦想在发芽,没有比这更美的事

梦想在发芽,没有比这更美的事

心怀公益使命追梦

潘江雪的前半生,走的是不折不扣的精英路线。生在皇城根下,就读于景山学校,作为“文革”后第一批少先队员,7岁的潘江雪第一次戴上红领巾,是在圆明园的大水法遗址上。“老师讲完了圆明园的过去和现在后说,中国未来的希望就在你们身上。”

1994年,潘江雪从中央财经大学金融专业毕业,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她先到深圳,又在香港和上海工作,位至香港招商证券董事、汇丰晋信基金管理公司教育网站总监。业余时间,她参加南怀瑾组织的义工团队,每周三教香港的孩子们用普通话诵读《大学》《中庸》等。

“你曾经被打动的那个地方,就意味着你被拣选了。”2003年起,潘江雪多次往返藏区云游,一次在甘孜人烟稀少的盘山公路小憩,她偶遇了个藏族小伙。他没上过学,也不识字,人生的全部就是挖虫草。而另一个藏族女孩想当老师,却被迫退学梦碎。潘江雪发现,孩子们不上学不仅仅因为家穷,还因为有的长辈仍然觉得“读书无用”,传统的公益捐助没有闭环。他们更缺乏的可能是与外界的联结,与内心的对话,归根结底是人生梦想。在她看来,“教育,不仅仅意味着上学、考试、毕业。如果我们不能给予孩子独立理性和创造力,平衡人格与适应性,多元价值和宽容精神,教育便很可能是残次品的生产线。”

这深深触动了潘江雪,她开始思考要做些什么帮助那些孩子们。“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还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使命。仅有感动远远不够,当你内求不够深,做事就会浅。”她曾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一次错过了“9·11”事件中撞向五角大楼的那个航班;十个月后,又在云南一场意外的车祸中劫后重生。她卧床时读了《西藏生死书》,不断思考“为什么会这样?”

最后,她得出自己的内驱力:帮助自助之人,献力社会进步。2007年,36岁的她辞去了人人羡慕的高管职位,放弃了百万年薪的金领生活,投入了200万创办资金,成为了全职公益人,以求培养“求真、有爱的追梦人”。2008年,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在沪注册成立,旨在推动素养教育、促进教育均衡。

“人生和创业中最大的陷阱,叫‘有损健康的甜点’,根本上是缺少使命。比如,有钱投资你,做什么?要不要做?使命就是定海神针,帮你做出决断。”

跨界聚能带来蝴蝶效应

与企业相比,公益机构要解决的社会问题更复杂和深远;公益机构是双客户机制,“受益人和捐赠人都是你的客户”,如何让打交道的所有关联方形成合力是关键。潘江雪的做法是,切中痛点,跨界赋能,把一颗子弹打出核弹的效果。

比如,政府痛点在于,缺少提供服务的人。教育局部门关注当地教育均衡,但预算不足以支持,而民办教育在义务阶段必须非盈利,指望企业投入边远地区也不现实,潘江雪重建公益服务体系,“我们和政府合作,一不要钱,二不要回报,功不在我,只是帮政府做事。”

而教育者痛点在于职业倦怠。“我们为一线教师建立一个多层次的教育陪伴体系。把对老师的培训变成是真心的陪伴,不是逼老师让学生考高分,冲KPI,挣奖金,而是通过陪伴老师,让他也愿意成为孩子的陪伴者,激发孩子的求知欲……”

更大的痛点,是对捐赠人不信任。从郭美美事件起,真爱梦想就在学着如何面对质疑。他们发布透明度超越许多上市公司的财务年报,甚至会用上“区块链账簿”。通过极致的透明,得到极致的信任。“只有收支公开、结果公开、过程公开,结构化的信息披露,才是真正高品质的透明。”

结果如蝴蝶效应一般,真爱梦想用最小的成本,撬动了最大的利益相关方。比如,“我们拿到的是公益成本价,成本会控制到最低;我们建立无缝对接的公益爱心链,物流效率从45天缩短到30天;一个梦想中心现在只花8.5万元,只用27天就能建成……”潘江雪希望真爱梦想搭建起政府、商业和公益的伙伴关系,合力推动中国素养教育,促进中国教育均衡。让公益梦想一点点变为现实。

文章来源:http://www.womenofchina.com/2019/0613/390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