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人物名家名作 蝴蝶为美而生

蝴蝶为美而生

白丝重缎绣青花牡丹纹饰抹胸拖地礼服
 
采访周晓铭,是在成都新会展中心的天鹅湖畔,绿树掩映的碧水间,一群黑白天鹅游弋,追逐自己的影子。周晓铭专门换上自己新设计的蜀绣长裙,款款而出。深紫色的裙裾,右肩盛放两朵藕荷水红的大牡丹——是一种立体绣法,花瓣微颤,似在散发袭人花香,衬得整个人浓丽高贵。
周晓铭爱花,经常会与花对话
 
这位设计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2012年6月,中意合拍电影《事出有姻》在成都拍摄。这部电影被刻意打造成成都的名片,有中国版《罗马假日》之称。电影请到了凭借《邮差》提名奥斯卡,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最性感十大女星之一的影星、名模古欣娜塔担任女主角,中国新生代当红小生黄海波出任男主角。
女主角的造型和服装大费周章,之前,国际知名品牌为电影提供的备选服装多达700余套,仅乔治·阿玛尼就专门设计了40套。然而,女主角选择了“成都原创”。
古欣娜塔身着一袭黑色的“芙蓉锦鲤”旗袍,传统古典的东方韵味与现代西方气质完美结合,令人惊艳。古欣娜塔说:“我要感谢成都设计师,她是伟大的艺术家,她给我设计的作品是件伟大的艺术品。”前来采访的媒体和众多服饰星探纷纷打探:这位设计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古欣娜塔戏中服装的设计师就是周晓铭。
彼时,周晓铭的身份是退隐的“前成功人士”。这个成都女子,能歌善舞,少女时代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没能穿上芭蕾舞裙。爱美的女人,从设计服装开始,寻找自己表达美的语言,她去了香港,做品牌服装,拿下了东南亚形象设计、服装设计、色彩大赛的大奖。因为爱花,她又回到成都投资做园林,买下六十多亩地,亲自设计打造了一个别致的花园度假村。不料,度假村倒闭,三千多万元的投资付之东流。
门关了,没有水,没有电,整整六年,偌大一个废园,只一个忧郁女子独守几间小屋,听风、看月、喝茶、吟诗。静静的雨夜,上万朵硕大的曼陀罗花在她身边恣意绽放,情难自禁,她在花下赤足起舞。在远离尘俗的世界里,周晓铭安静地疗伤,一点点脱去内心的挣扎,感受着物质世界之外的另一种丰足。这种滋养,为她日后在蜀绣设计中的灵光闪现埋下伏笔。
在周晓铭看来,电影中的服装承载了太多的使命,审片的人要看是不是真正宣传了蜀绣;时尚人士要看有没有2012年到2018年的流行元素;画家要看构图;诗人要看诗情画意……“我驾驭起来很轻松,外国人穿上融合东方元素东方文化的服装,照样可以感觉穿的就是她自己的衣服,我知道她一定会感动。”
牡丹花开,香气袭人
 
海棠群仙图
 
为蜀绣重新出山
那天,成都市妇联副主席高九云接受当地电视台的一个专访,介绍灾区妇女和蜀绣的故事,讲得“声泪俱下”。被她请来做形象设计的周晓铭陪在一旁,蜀绣的丝丝缕缕就从耳朵钻进了心里……
与蜀绣相遇,周晓铭视为命中注定。
她从小在成都的蜀绣厂旁边长大,对蜀绣工艺就像每天呼吸的空气一样熟悉。那一年去日本看樱花,看到一群日本女人身着绣着樱花的和服徜徉在樱花下,仿佛披了一身缤纷落花,如此惊艳的印象,却像一根针刺痛心头——中国有蜀绣啊,为什么我们不穿自己的蜀绣服装呢?一个念头的种子埋下,四年后,在与成都妇联相遇之后,方破土而出。
当时,正值成都市妇联为灾区女性开发就业项目,蜀绣成为首选。周晓铭被请去当专家,她侃侃而谈:做蜀绣,第一必须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以国际眼光和高度来做;第二,蜀绣要让更多人喜欢,必须要有创意。技艺是传统的,审美和设计理念必须是当代的;第三,蜀绣要走出一条路,必须用一生的心血锲而不舍地去追求……
几天后,她和儿子贝迪一起,被成都市妇联请到灾区考察。绣娘们身上依然带着灾难的痕迹,有人拄着双拐,有人独臂,有人眼里含着永难褪去的悲伤,但她们全都起立,向这些有可能为她们带来新生带来希望的客人鞠躬。泪水模糊了周晓铭的双眼,那一刻,她意识到,她已经找到了值得自己用一生去努力的事业。儿子当即辞去世界500强公关公司的职位,回到成都,开了自己的蜀绣公司,起名“锦上绣”。这位学奢侈品推广的年轻“海归”,看到了蜀绣的价值,也感到了传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使命。
锦上绣的绣娘大都是大地震的幸存者,绣花之前,她们要洗手、净心。周晓铭说,要怀着对蜀绣的敬畏,要用心,甚至用生命绣出五彩图案。而贝迪自己每次拿绣品,都会戴手套,“这种仪式感可以告诫自己,这么好的东西,有幸落到我们的肩上,我们只有感恩。”  
蜀绣唐卡:文殊菩萨的圣象
 
蜀绣《千蝶梦幻》(局部)
 
“中国风”不是形式,而是隐喻
很多人对“中国风”的理解就是对襟、盘扣、中国结、红灯笼……在周晓铭看来,一件衣服是否具有“中国风”并非看那些所谓的“标志”,而更像是一种隐喻。一看就知来自东方,并不呈现东方的状貌,却飞舞着东方的魂魄。
周晓铭的设计是有生命的,脑子里蜀绣的创意层出不穷,有时一天能画出十几套服装。布料是纸,丝线是笔,天下色彩信手拈来,甚至有些色彩根本就来自天外,配色出人意外。没有规则,没有限制,没有边界,火红缎子上开出宝蓝的花,对撞大胆,随心所欲,笔走龙蛇,荡人心魄。银灰色重缎绣同色系玉兰,俨然在丝缎中晕染开一段中国水墨,奢华而低调;橘红色长裙的吊带上缀满蜀绣的花朵,用的是贴绣法,如同火焰摇曳生姿。
芙蓉锦鲤是蜀绣的经典题材,蜀绣绣锦鲤,是用特有的施鳞针,一片一片单鳞绣出,鱼儿更灵动,绣在裙摆处,人走鱼游,风情万种;一条披肩,一朵芙蓉在肩部含香,自有一种馥郁的风情,一条锦鲤在肘侧部若隐若现,隐时是低调,现时是惊喜……
最让人惊艳的是一款牛奶丝质地的旗袍,肩上卷下一叶孔雀翎,裙摆处又飞起更大的一叶,笔意潇洒,如同书法中的狂草,笔迹虽断,气韵却相连,不过两叶翎毛,却自有一派有凤来仪的雍容气象。这款旗袍除了白色,还有今年流行的水果色,柠檬黄、靛蓝、果绿……雀翎一样恣意,美色不减分毫。谁都没有想到,蜀绣服装也可以这般“洋气”。
公司创办没多久,成都最大的商场已经为锦上绣打开大门,每年有几千万元的订单。而意大利著名影星及时装设计师瓦莱丽亚·玛丽妮的评价让周晓铭大受鼓舞,她说:“我只有敬重和感慨,你应该到欧洲去,你绝对会轰动欧洲,你把蜀绣诠释得太美了。”两年前,周晓铭在香港看到中国人排队买国外奢侈品曾无比伤感,那时她就希望有一天,中国也有能让外国人抢购的奢侈品。如今,锦上绣高级服装定制店开进意大利指日可待。
穿周晓铭设计的服装,走在人群中会被一眼抓出来!那是一种带着魔法的设计,让拥有的人变得独一无二,超凡脱俗。
当很多人为周晓铭设计的服装之美倾倒的时候,只有她自己知道,这美就是飞翔的蝴蝶,经历了蜕变的疼痛。 
在成都的专卖店里,周晓铭设计的一幅《千蝶梦幻》精品装饰画夺人眼目,这是聋哑绣娘们花四个半月的时间绣成的,三千只蝴蝶从画面中心呈放射状向画框外盘旋而出,动势极强,站在画前竟让人恍若听到一片振翅之声。丝丝缕缕的丝线在绣娘的手中幻化成自然界中最美轮美奂的蝶衣彩翼,斑斓绚烂,艳光四射,每一片翅膀都说着同一句话:我是为美而生!■

文章来源:http://www.womenofchina.com/2012/1018/748.shtml